利来集团飞絮年年飘,治理出新招(说道)

  认识到飞絮治理客观存在的难度,利来集团就更要提高治理的重视程度、加大行动力度

     

  “霭霭芳春朝,雪絮起青条。”每年春夏之交,漫天飞舞的杨柳絮,成为不少城市居民的烦恼:过敏患者不堪其苦、遮挡视线影响交通、堆积过量见火就着。相关治理方法也多有报道:更新树种淘汰杨柳雌株、给树木注射药物减少飞絮、水枪冲洗修剪枝条等。不过,从各地实践来看,想取得明显效果,难度不小。

  飞絮为啥成了一个老问题?一方面,绿化本身是长期工程,树种更新不可能一蹴而就。以北京为例,林业专家指出,如果没有杨树,“绿色天际线”将降低10米;如果没有柳树,绿色将少一个月。杨树、柳树不可能一砍了之。另一方面,诸如冲洗、修剪等应急举措,因为诸多因素限制,治理的力度、广度、持续性方面,与群众期待还有差距。

  飞絮年年飘,治理还得出新招。认识到飞絮治理客观存在的难度,就更要提高治理的重视程度、加大行动力度。飞絮从几十年前“被忽视”到现在“受重视”,本身也反映了大家对生态产品需求的变化:缺林少绿时,希望城市尽快绿起来;绿色增多了,希望城市绿得更清新。变化带来了问题,也蕴藏着破解之策。要减少城市里飞絮给人们生活带来的不便,不妨多试试新机制、新技术、新思路。

  北京今年的飞絮治理就有不少“首次”:首次“联合作战”,从园林绿化部门单打独斗升级为10个部门参与,其中,市科委支持飞絮防治关键技术攻关,公安部门为洒水车、喷水车等办理临时占道施工许可,分工细致;首次研发北京飞絮防治APP,精确到每条街道、每段路,逐一录入杨柳雌株的位置、生长状况等,为后续治理提供依据;首次向市民发布杨柳飞絮预测预报信息。当然,新办法成效如何,还有待时间检验。好的经验要形成机制,不当之处能及时调整。

  而在上海,针对另一种“飞絮”——春季悬铃木果毛,首次出台了《上海市行道树悬铃木果毛防控管理技术导则》,哪些树木以修剪为主,哪些采取物理冲刷和药剂防控,物理冲刷在什么时段操作,环卫清扫频次等,都做了细致规定。凡事就怕“认真”二字。专门针对一种树木果毛制定防控技术标准,这种精细化恰是飞絮治理所需要的。

  治理飞絮,既是生态环境问题,也是社会治理问题。奔着解决问题而去,哪里不合理就改哪里,做什么有成效就抓什么,面对老问题,多想些新招。要知道,每年春风一起,治理有没有成效,飞絮是不会说谎的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5月13日 15 版)

(责编:李枫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kemorepie.com